<output id="qnzsp"></output>
<menuitem id="qnzsp"></menuitem>
        <menuitem id="qnzsp"></menuitem>

        <tr id="qnzsp"></tr>
      1. <output id="qnzsp"><track id="qnzsp"></track></output>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公告新聞 > 專家視野

        朱光耀:全球經濟正在趨于衰退 可能引發新的金融危機 只有G20機制可引領世界戰勝二戰之后最為嚴重的全球系統性危機

        2022-08-12 來源:

         近日,第五屆世界金融論壇暨金磚國家與全球治理論壇在深圳舉行。中國財政部原副部長、世界金融論壇和金磚智庫首席顧問朱光耀在論壇上作開幕演講時表示,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地緣政治危機,以及美國等發達經濟體貨幣政策“急轉彎”等多重因素的疊加沖擊,世界正處在一場全球性系統危機的過程之中。只有充分利用G20全球治理主要平臺作用,秉承合作精神,才能有效應對全球性系統危機挑戰。

         

        朱光耀表示,目前這場世界性的系統危機的嚴重程度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后罕見的,也是近80年來全球各種矛盾累積的總爆發。全球化仍然具有強大的生命力,是生產力發展的客觀要求和不可阻擋的歷史潮流。但也必須清醒地看到全球化進程處在一個深度的調整過程之中。國際競爭不僅圍繞地緣政治和傳統安全展開,更是走向全面的產業競爭。

         

        朱光耀認為,全球經濟正在趨于衰退,并可能引發新的金融危機。眾所周知,如果全球經濟的增長預測低于3%,通常就意味著全球經濟處于衰退的邊緣。俄烏沖突和西方對俄羅斯無底線的制裁,將使得能源和糧食危機進一步加劇。

         

        朱光耀表示,面對這場二戰結束之后最為嚴重的系統性危機,世界上所有國家都需要認識到維護和平與發展這一時代主題任務的緊迫性、嚴峻性和重要性。主要經濟體應該本著相互尊重、和平共處、互利共贏的精神,進行政策溝通和協調。

         

        朱光耀在演講中最后表示,七國集團機制已經被歷史所證明無法體現時代的精神,無法凝聚全球應對危機的合力,而目前唯一有效的渠道就是G20機制。G20作為全球宏觀調控的主要平臺,以及全球經濟治理的主要平臺,曾成功引領世界走出了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代表了未來促進全球經濟強勁、可持續、包容性增長的發展趨勢。縱觀全球,今天只有G20機制可以起到引領世界并戰勝二戰之后最為嚴重的系統性危機的能力。


        以下為朱光耀五屆世界金融論壇(WFF)暨金磚國家與全球治理論壇上的發言實錄:

         

        1.jpg

         

        充分發揮G20全球治理主要平臺的作用,有效應對全球系統性危機的挑戰

        文 | 朱光耀

         

        非常高興參加今天的會議,我以“充分發揮G20全球治理主要平臺的作用,有效應對全球系統性危機的挑戰”為題做一個發言。

         

        當前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地緣政治危機,以及以價值觀劃線構筑小院高墻,分割全球生產鏈、供應鏈、價值鏈,和美國等發達經濟體貨幣政策“急轉彎”等多重因素的疊加沖擊,世界正處在一場全球性系統危機的過程之中。這場世界性的系統危機的嚴重程度及其危害性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后所罕見的,是近80年來全球各種矛盾累積疊加的一個總的爆發。在以下幾個方面,表現得十分的突出。

         

        第一,全球化進程受到重大挑戰。一方面全球化仍然具有強大的生命力,全球化的基礎是市場經濟,全球化是生產力發展的客觀要求和不可阻擋的歷史潮流。另一方面也必須清醒地看到全球化進程處在一個深度的調整過程之中,包括全球化的區域性特征在明顯的增強。

         

        經貿關系的政治因素也在不斷地增加,特別是由于信息技術突飛猛進,第四次產業革命呼之欲出的情況下,國際競爭不僅圍繞地緣政治和傳統安全,更是走向全面的產業競爭。大國之間圍繞產業鏈的博弈上升,新冠疫情使大量西方國家的救助資金流向大企業,幫助大企業并購重組,調整產業鏈布局和形態,也有利于其參與國際競爭和實現地緣政治目標。經濟關系向集團化發展,通過縮短供應鏈,維持多渠道供應鏈等減少不確定性,同時增強企業在供應鏈中適應和調節的能力,產業集中度提高,國際產業鏈的復雜程度倒退,相對的簡單化。其中受到最大的沖擊是中小企業,世界需要適應全球化的這些調整。


        但不幸的是個別國家出于一己之私利,借題發揮,以此作為構筑小院高墻到集團對抗的理由。所謂印太經濟框架的四個支柱,就是以排他性的經濟結構設計作為依據。一是所謂的韌性經濟,半導體、高容量電池、關鍵醫療設備和器材、關鍵原材料,要實現某種程度的脫鉤。二是所謂的互聯經濟,是清潔網絡計劃的翻版,也是試圖以排他性的互聯網規則的制定來謀取一己之私利。第三個支柱是綠色經濟支柱,強調高質量的基礎設施發展,低碳技術等等。第四個支柱就是國際稅收、反洗錢、反腐敗等因素,都是圍繞著意識形態、價值觀加以政策的強調。因此這些服務于小院高墻、集團對抗的政策設計,對全球化未來的發展造成了嚴重的沖擊。

         

        第二是全球經濟正在趨于衰退,并可能引發新的金融危機。6月24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同美國完成第四條款政策磋商之后宣布,將美國2022年經濟增長的預測從原來3.7%的增長,下調至2.9%,后又調降至2.3%。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格奧爾基耶娃明確指出,美國在應對衰退、避免衰退方面的路徑已經非常狹窄,處于經濟嚴重下退的過程中。而且在下調美國2022年經濟增長率至2.3%的同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明確表示將進一步下調2022年全球經濟的增長率。

         

        2022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目前預測的全球經濟增長率是3.6%,此前美國的經濟增長率是略高于全球的平均增長是3.7%,美國經濟從3.7%,下調到2.3%,意味著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下調2022年全球經濟增長的幅度將會比較大,有可能接近甚至低于世界銀行近期宣布的下調2022年全球經濟增長至2.9%。眾所周知,如果全球經濟的增長預測低于3%,通常就意味著全球經濟處于衰退的邊緣。

         

        當前主要經濟體通貨膨脹率高企,6月份美國通貨膨脹率9.1%,核心通貨膨脹率5.9%。6月份歐元區的通貨膨脹率是8.6%,核心通脹率是3.7%。歐元區能源價格在6月份上漲了41.9%,食品上漲了8.9%。歐元區的挑戰,絲毫不亞于美國面臨的通貨膨脹的壓力挑戰。這種嚴重的通貨膨脹的壓力對美國而言是40年來之最高,對歐元區來說是25年來之最高。

         

        這樣嚴重的通貨膨脹壓力之下,美國聯邦儲備銀行和歐央行都不得不采取非常緊急的超預期的貨幣政策的調整措施。美國聯邦儲備銀行已經在3月、5月、6月分別提高了聯邦儲備銀行的基準利率,其中6月份上調的幅度是75個基點,預計7月份會至少繼續上調75個基點。到本年度末很可能把美國聯邦基準利率上調到2.75%至3%的水平,歐央行將在7月21日舉行月度會議,這次會議是對歐央行的政策走向非常重要的。

         

        目前歐央行基準利率是-0.5%,同時它在疫情期間和疫情前分別推出了兩種類型的債券購買計劃,在2014年開始實行負利率政策后,歐央行于2015年起推出常規的購債計劃,通常是每月200億歐元的購債。而在2020年疫情期間,也就是2020年的3月,歐央行又推出了緊急疫情購債計劃,總的規模是7000億歐元,此后擴大到1.85萬億歐元。這個緊急購債計劃在2022年的3月停止執行,但是到期的本金繼續購買債券。

         

        根據歐央行宣布在提高利率之前要停止執行常規的購債計劃的政策安排,在今年的7月1日歐央行已經停止常規的購債計劃,7月21日將開啟提高利率的進程。這對歐央行是一個重大的政策轉變,當然了在宣布這個政策路徑之后,上個月歐洲的一些情況是非常具有挑戰的,所以歐央行也正在考慮怎么樣來調整這個計劃,使之適合既能抑制通貨膨脹壓力,又保持金融市場穩定,但是是非常艱難的。

         

        再有一個國家是日本,日本現在是負利率,基準利率是負0.1%,日本實施極度寬松的貨幣政策,實行收益曲線控制,也就是國債收益曲線控制,十年期國債收益率為零,在正負0.25之間,這個政策現在受到市場的嚴重懷疑。在日元貶值,1美元等于137日元的情況下,日本央行能不能堅持收益曲線控制,特別是在美歐央行都開始提息,而且幅度較大的情況下,日本怎么辦,如果處理不好,會造成巨大的日本金融市場動蕩。

         

        第三個方面是能源危機和糧食危機。今年2月,也就是俄烏戰爭爆發之前,世界就已經出現能源價格和糧食價格攀升的情況。俄烏沖突和西方對俄羅斯的無底線的制裁,和俄羅斯的反制裁,使得這種危機進一步加劇。根據聯合國的統計,世界已經處在二戰后最嚴重的糧食危機之中。在能源危機方面,盡管美國和一些西方國家采取盡可能的措施,包括每天美國釋放100萬桶的原油儲備,階段性地降低汽油稅等措施。但是目前我們看石油價格仍舊在每桶100美元的高位徘徊。在這種情況下,美國西方國家還要加大對俄羅斯的能源的制裁,包括限制俄羅斯的能源在市場上銷售的價格。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公開說要把俄羅斯石油價格限制在它限價一半的水平上,俄羅斯立即采取了堅決的回擊措施。俄羅斯宣布要對“薩哈林2號”項目要收歸國有,其中日本兩個公司持有的22%的股份能否批準,要取決俄羅斯政府的態度。這個對日本是至關重要的,日本兩家公司在薩哈林2號中持有股份在20%以上,而日本從俄羅斯進口原油占其總體油氣進口的9%,全部來自薩哈林2號的項目,所以這個博弈還在繼續。歐洲擔心俄羅斯利用7月11日至21日的10天時間對北溪一號油氣管道進行維修后,不立即恢復或限制對歐洲的天然氣供應,這將使今年冬天歐洲處于災難的環境之中,并深化全球的能源危機。

         

        綜上所述,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當前世界正處在全球化進程受到嚴重的負面影響,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受到價值觀分割的影響。全球經濟處在衰退狀態并且有可能引發全球性的金融危機,地緣政治危機進一步地加劇了全球的糧食危機和能源危機,總而言之這是一場系統性的危機。

         

        面對這場二戰結束之后最為嚴重的系統性危機,需要世界上所有國家認識到維護和平與發展的時代主題任務的緊迫性、嚴峻性和重要性。特別是主要經濟體應該本著相互尊重、和平共處、互利共贏的精神,及時進行政策溝通協調,七國集團機制已經被歷史所證明無法體現時代的精神,無法凝聚全球應對危機的合力,唯一有效的渠道是G20機制。

         

        2009年9月,G20匹茲堡峰會確定,G20是全球宏觀調控的主要平臺,或者說是全球經濟治理的主要平臺。這是因為G20體現的合作精神,政治影響力和經濟實力引領世界走出了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代表了未來促進全球經濟強勁可持續包容性增長的發展趨勢,今天縱觀全球,只有G20機制可以起到引領世界,戰勝二戰之后最為嚴重的系統性危機的能力。

         


        友情鏈接

        色播影院在线视频播放

        <output id="qnzsp"></output>
        <menuitem id="qnzsp"></menuitem>
              <menuitem id="qnzsp"></menuitem>

              <tr id="qnzsp"></tr>
            1. <output id="qnzsp"><track id="qnzsp"></track></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