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qnzsp"></output>
<menuitem id="qnzsp"></menuitem>
        <menuitem id="qnzsp"></menuitem>

        <tr id="qnzsp"></tr>
      1. <output id="qnzsp"><track id="qnzsp"></track></output>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公告新聞 > 專家視野

        視點 | 管清友:中國未來要跨越四大陷阱,其中三個與美國有關

        2021-01-27 來源:

         

        第十一屆中國鋼鐵物流合作論壇上,IMI學術委員,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長兼首席經濟學家管清友發表了題為《全球經濟新格局與大宗商品新機遇》的演講,漫談了中國未來經濟走向面臨的機遇和挑戰。他對大宗市場的供求需求、貨幣政策、美元前景、碳排放目標等議題給出了自己的分析看法,并指出中國未來要跨越的四個陷阱,其中三個都與美國有關。
        以下為演講紀要:

           從哀鴻遍野到“幸福來得太突然”   

        今天想和各位一起交流全球經濟格局和大宗商品投資的變化,做理論和實踐的探討。

        2014-2015年的時候,鋼鐵行業曾經是哀鴻遍野,日子非常難過,直到出現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2020年鋼鐵行業整體轉暖,出口加速,主要得益于全球對于中國供應鏈的依賴,特別是中國制造開始替代歐洲和美國。
        我想分兩部分和大家一塊交流,第一個是怎么看現在全球經濟,從三個維度和大家一塊探討。
        第一個維度就是疫情。2021年整個疫情的情況,對于我們每一個人,每一個具體的行業,包括鋼鐵行業也會產生非常明顯的影響。
        疫情包括疫苗對鋼鐵行業影響挺直接的,一種情景是疫苗被證明非常有效,這對人類是個好消息,對鋼鐵行業意味著原來能夠替代美國的一部分生產制造可能重新由美國的企業自己開工。還有一種情景是疫苗接種低于之前的預期,歐美特別美國的疫情應對仍然比較糟糕,目前我看美國疫情的應對有可能是我們說的第二種情形。估計2021年的疫情應對仍然可能不太樂觀。2020年因為疫情成為一個重要的分水嶺,這個分水嶺不僅是中國制造,也是世界歷史的分水嶺。

           中國未來要跨越四大陷阱,其中三個與美國有關  

        第二個維度是全球格局。鋼鐵行業的各個環節,不僅僅有經濟層面的影響,還有世界格局的影響。從短期來看,中美關系在戰略層面不會有什么太大變化。

        經濟學家在十幾年前就在談論由于全球化利益分配不均導致的大國之間的關系的變化,全球化分工導致產業大轉移,美國出現了所謂的產業空心化。產業的空心化帶來產業工人的失業,這種變化勢必導致上層政治生態的變化。經濟全球化帶來的分配不均等勢必帶來中美關系的質變。
        經濟層面的變化,從政治層面來講,大國之間確實進入了激烈的博弈期。相對于過去這些年,整個市場環境,金融環境在未來相當長的時間里頭,最大的變化在于它的波動性增強了。就像我們說疫情的沖擊,只是一個突發因素,大國之間的博弈會導致國際金融市場的劇烈變動。而且這些變動幾乎是不可預測的。
        無論企業家還是投資者一定要注意一個問題,我們不要用自己的思維方式或者大腦揣測政治家的思考方式,他們和我們的思考方式不一樣,他們要站在地緣政治和歷史維度去思考問題,不像我們是站在一個企業或者站在一個機構思考問題,全球是有很多所謂的目標沖撞。
        未來十年對中國是極其重要的,我們需要跨過四個陷阱:既要跨過中等收入陷阱,又跨過中美之間的修昔底德陷阱(政治博弈)、金德爾伯格陷阱(公共產品缺失和霸權轉移)以及薩繆爾森陷阱(美國試圖重新構建自由貿易體系)。
        從行業角度來看,無論在鋼鐵的上游還是在中游,還是在供應鏈上,我們面臨的市場環境最大的不同是波動性真的加劇了,從投資、做實業這個角度來講,最好的應對策略抓住確定性。

           金融市場已經脫離了凱恩斯主義的世界   

        全球經濟的情況來看,2020年,中國是唯一一個實現正增長的比較大的經濟體。2020年下半年的增長其實超出我們的預期,特別是出口超出我們預期的。2021年應該是全球同步復蘇的過程,大家注意,2021年從經濟增長、資產表現、大宗商品會特別像2016年。從現在看,2021年整個上半年中國的經濟復蘇是比較強勁的,尤其是商品市場。全球政策取向,這個跟商品市場的走勢密切相關,2020年是無限寬松,2021年大方向還是寬松,總體上政策比較友好。

        2008年以后全世界的金融環境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脫離了凱恩斯主義的世界,經濟波動性周期非常長。2008年以后的實際政策操作表明,歐洲、美國、日本在實踐MMT理論,就是當出現機構的問題,股市的危機或者金融產品的危機后,中央銀行往資本市場注入流動性。例如,2020年疫情這么嚴重的沖擊,導致美國股市出現了30%的劇烈下跌,通過注入流動性的方式,迅速美國股市出現了反彈反轉,創新高。
        我們再來看經濟層面的變化,從領先指標上來看,確實領先指標表現非常搶眼,是這幾年沒有遇到的非常繁榮的景象,全球確實在回暖。但是從整個市場上來看,你會發現這個領域或者這個市場的突然繁榮和大部分人是沒有關系的,從投資者的角度會發現很難跟得上所謂出口的繁榮、汽車突然的加速。

           美元可能步入相對弱勢階段   

        目前來看,至少2021年美元應該還是相對弱勢。當然我們可以解釋,美元保持弱勢可能有幾個原因。第一個,中國經濟復蘇力度大。全球經濟在復蘇,包括美國也有可能出現經濟復蘇,現在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經濟組織對于美國的經濟復蘇預測在4%以上,中國應該是在8%以上。中國經濟恢復確實比較快,同時美國實行量化寬松,而且我估計拜登上任以后仍然采用寬松的政策,因為他們疫情應對確實比較糟糕,不可能采取緊縮。至少上半年,美國寬松的態勢應該是比較明確的。經濟反彈復蘇階段和美元貶值這兩個因素對大宗商品市場算是戴維斯雙擊。

        第二個,金融開放。中國的金融開放吸引外資機構進入,吸引外資機構進入導致對人民幣的需求大增。大家知道2020年7月份以后的中國股票市場的上漲,我主要解釋不是上半年是下半年,很重要的原因在于什么呢?在2020年上半年抄底美國股市那一波資金他們賺到30%以后,有一大批流入到新興市場,中國資產的吸引力仍然會導致資金持續地流入,這也是人民幣可能會保持強勢的一個原因。當然現在很多人都在討論人民幣在2021年會不會破6,這事不知道,真的說不準。從目前我們看到人民銀行對于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來講,破6的可能性確實不大,但會保持強勢,但是破6有難度。因為人民銀行對匯率的把控力度還是比較強的。不希望人民幣出現單邊的貶值和升值,更希望保持雙向的波動。
        第三個,經濟復蘇對美元的避險需求下降。這是我們現在能找到的三個原因,僅供參考。在2021年仍然是弱美元周期的特征。
        現在很多人還在討論一個問題,也涉及到我們在座的各位,行業未來三五年是不是會處在一個總體上弱勢美元周期,目前看這個情況,特別是疫情以后對于中美之間經濟、貿易關系的改變,特別是2018年,中國經受住貿易戰的沖擊。2018年從資產角度來講是非常慘烈的,沒有人賺錢,F在看,確實存在這種可能性,大概率是人民幣進入一個上漲的周期。三到五年的時間段里頭看人民幣相對于美元總體上處于相對強勢,美元處于弱勢的狀態。我說的稍微保守一點,主要在于匯率確實非常難判斷。從投資這個角度,我在企業一線工作這么多年,不在于預測準確,預測不可能準確,而在于如何適應當時的情況。我們更多地是去適應,比如美元是貶值或者升值的策略。

           多重均衡中的低位均衡正在逆轉   

        再看一看行業層面,這里頭我稍微掉點書袋。個人觀察石油市場有個重要經驗,多次用多重均衡模型,也就是向后彎曲的供給曲線,這個模型準確預測了亞洲金融危機和高油價周期,也預測到了2008年的金融危機。從做企業角度來講,這個模型只是參考作用,不是我們交易的依據。

        我們不妨以原油市場為例,看看大宗市場的供給需求。第一個從供給端角度來講,原油市場的變化很可能帶動整個大宗市場的變化,這是我們過去的一個經驗。OPEC+墨西哥的產油國和俄羅斯達成減產協議,大家知道石油價格在2018年、2019年遭遇了慘烈的沖擊,減產確實還是發揮了作用。
        第二個是需求在慢慢恢復,但是需求沒有恢復到疫情以前。大家注意,我們比的不是供給需求的絕對量,而是邊際上的變化。這里面會用到多重均衡模型,在最近幾年的低油價過程當中,特別是大家看2020年初沙特和俄羅斯之間的石油價格戰,導致原油供給、勘探開發投入、E&P的投入銳減。這個行業是這樣的,是重資本重投入的。跟鋼鐵行業有點類似,原油是上游行業。同時我們看到,僅2020年全球石油勘探資本支出大概削減了26%。這是過去一年,還不包括前幾年的,這一點值得大家注意。低油價導致大量的資本開支削減,當然會影響到供給,只是在緩慢發生。
        目前來看,原油庫存壓力比較大,OPEC組織和俄羅斯這些國家在繼續減產。這里頭有一個統計數據,從現有的每天770萬桶減到每天720萬桶。我過去做研究的時候有一個體會,這些變化只能給我們一個所謂趨勢的參考。從庫存層面來看,現在從美國市場的角度來看,美國原油庫存其實不低。煉廠的開工率明顯下降,也是個行業問題。原油生產需要煉廠,煉廠的開工率下滑是比較嚴重的。同時我們也看到美國油井,原油的鉆井數出現了劇烈的下跌。
        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拜登替代特朗普后的政策變化。拜登對外政策的思路其實比較明確。他是個建制派,他告訴你他要做什么,也告訴你在氣候變化問題上跟中國合作,對環境問題非常注重。大家注意中國領導人打出非常好的牌,我們率先提出了碳達峰及碳中和。搞鋼鐵的應該熟悉氣候變化領域,因為鋼鐵和石油都是減排的重點行業,都會一直都影響我們。到2030年實現碳達峰,2060年實現碳中和,壓力是很大的。我2007年的時候還在做博士后,在2009年哥本哈根會議以前,通過不同場合向有關方面建議,明確提出中國政府繞開具體的部委部門和協會,量化減排指標。那時候量化減排指標是壓力很大的,中國的能源需求還比較大。

           碳達峰碳中和是約束,是壓力,也是動力和機會   

        我覺得碳中和這張牌打得很好,有利于長期實施產業結構的升級,這是一個壓力,中國在國際上說話是算數的。但是作為行業從業者,我們知道達峰和實現碳中和極其困難。但是這個事我們主動先提了,現在拜登就比較難選了。因為拜登是希望在上任第一天重回巴黎協定,特朗普時期退出了,F在看重返巴黎協定在國際上所做的姿態和承諾,跟中國人比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中國2030年實現碳達峰,按照正常狀態幾乎是不可能的。所以我覺得這個問題非常重要,改變了我們整個行業未來的很重要的一些運行邏輯。和“十三五”、“十二五”時期還不一樣,當時我們承擔的是比例,F在實際上要承擔總量碳達峰,對鋼鐵行業影響很大。既然要碳達峰和碳中和,中國政府將會義無反顧地繼續支持清潔能源產業鏈的發展?稍偕茉辞鍧嵞茉吹陌l展,包括相關產業鏈對我們來講是個重大機會,也是一個長遠的機會,好日子才剛剛開始,現在的規模還不夠大不夠強。

        發展清潔能源,無論新能源車也好還是電池也好,對于鋼鐵行業最大的好處是創造了一個新的巨大需求。我在石油工作這么多年,知道從全生命周期看,新能源車一點不環保,排放一點不少。但是它可以用電。所以相當于對咱們鋼鐵行業來講,新增了一個巨量的需求,這是一個巨大的機會。碳達峰、碳中和這個政策會倒逼新能源行業繼續快速發展。這個所謂的倒逼和之前 “十二五”、“十三五”時期不一樣,“十四五”肯定要落實這個事情。

        簡單說,一方面需求在恢復,另一方面確實沒有恢復到疫情之前的正常水平。需求的恢復確實比較明顯,我們就要看價格,現在是需求恢復的快還是供給收縮的快。毫無疑問,我們目前對2021年原油市場的情況估計,可能還是供給收縮的快。供給收縮的快意味著需求相對于供給就占優勢。因此我們今年分析原油市場,認為整體的價格中樞可能會出現一定程度的抬升,這也符合我們之前對于所謂的經濟復蘇預期的判斷。
        拜登接手以后,美國和中東之間的關系仍然值得我們關注,美伊之間仍是個大問題。伊朗最高領袖說過不論誰當總統,伊朗對美國的政策都不會有太大變化。拜登也講過一個話,大家注意,俄羅斯是美國的最大威脅,中國是美國的最大競爭者。我覺得我們分析鋼鐵行業產業鏈,特別是國際市場波動的時候,確實可以好好看一看原油市場的變化。

           黃金是大宗商品市場上的例外   

        從黃金這個角度,我們簡單說一說,黃金我們知道其實有多重屬性,黃金價格在2020年從1500美元左右一直漲到漲超過2000美元。從投資角度來講,一千美元的時候已經應該買黃金了。未來在零利率和負債率不可改變的情況之下,仍然有上升空間。只是不知道它什么時候會再次突破兩千,國際市場的波動給予這樣的評論,零利率負利率是長期的動力。黃金我們知道是不生息的,因為出現了負利率,黃金的相對投資關系和價值就出現了。黃金已經不能作為關注大宗商品的基準了,沒有多大意義。

           未來大宗商品非常重要的兩個維度   

        第一個維度是我們說的零利率負利率。在這種情況之下,中國當然成為資產高地。同時,黃金的各種屬性和油價有點類似,和鐵礦石不太一樣。很多時候它的觸發因素是避險,也有的時候是寬松,具體原因不一樣。

        第二個維度是供給需求缺口。先看需求端,我們確實發現了一個現象,現在消費確實需求比較旺盛,特別是出口。再看供給端的變化。當然這個確實有2015年供給側改革所逐漸產生的作用。2020年最重要的因素還是來自于需求突然加速,而且主要是出口,越南印度這樣國家的訂單回流,中國出口替代美國市場,這種情況在2021年仍然會延續,至少是上半年。另外比較重要的是成本,這個具體數據不跟大家說了。

           物價上漲暫時不會制約貨幣政策, 

        但資產價格上漲會

        最后再強調一點,2021年貨幣政策目前預計不會太緊,不會突然收緊,不急轉彎,這里頭有很重要的問題,所謂測度通貨膨脹的標準出現了問題。什么問題呢?現在CPI里頭能夠反映資產價格上漲的只有住房裝修這一點,人們感知到的通貨膨脹現在主要是股價、房價以及上游價格。從CPI來看,生豬產能開始恢復,豬周期進入后半場,能繁母豬存欄數已經恢復。生豬期貨開盤首日表現確實不太好,一度出現跌停,這說明豬周期主導的CPI在2021年壓力不大,反映貨幣政策因為CPI的上漲收緊的可能性不大。

        目前來看,中國的貨幣政策主要還是受生豬影響,不是受鋼價影響。而且我們的PPI上漲和CPI出現了大分叉,我們PPI迅速上漲主要是得益于出口,跟美國人有關系,跟中國的豬沒關系。2021年,中國的貨幣政策因為豬的影響仍然保持相對比較友好和寬松。第一個是目前來看,有疫苗的接種,全球政策仍然比較友好。第二個是大宗商品有望迎來戴維斯雙擊,第三個是大宗商品結構分化比較大。能源化工應該還有機會。我們總體覺得大宗商品在2021年會出現價格中樞上移的態勢。

         


        友情鏈接

        色播影院在线视频播放

        <output id="qnzsp"></output>
        <menuitem id="qnzsp"></menuitem>
              <menuitem id="qnzsp"></menuitem>

              <tr id="qnzsp"></tr>
            1. <output id="qnzsp"><track id="qnzsp"></track></output>